可能一般人不知道的事,2016年在杜蘭特抵達漢普頓斯之前,湯神就已經到了。

那年夏天,漢普頓斯成為了整個NBA的熱詞。這個位於紐約長島東區的度假勝地,因為杜蘭特的到來掀起了波瀾。他在這里短租了一幢別墅,並將在這里接見所有有意招募他的球隊/球星。

但在阿杜本人抵達漢普頓斯之前,湯神就來了。當時勇士大部隊都還沒到,他一個人默默地來,看上去就好像度假一樣隨意了。

那時候,杜蘭特還在奧克拉荷馬城與雷霆管理層開了最後一次會。勇士可沒想到湯神自己先去了漢普頓斯,還把球隊預定別墅里最好的一間臥室給佔了,享受得不得了。

回憶起這件事,他笑著說:“我也就提前一天到的,去了趟海灘。當時我是跟著國家隊到紐約訓練,所以乾脆享受一下假期。哎呀,那兒可是真舒服。”

當地時間6月30日,Curry、追夢、Iguodala、科爾、Lacob(勇士老闆)、Bob Myers帶著人都過來了,第二天他們就要跟杜蘭特見面。

總經理助理Kirk Lacob說:“我們剛到,就發現他已經那麼爽了。早上先打了草地網球,還自己騎自行車去了海邊。等我們進門,他正在跟一個園丁踢足球呢。”

幾週之前,勇士才在總冠軍賽第七場輸球被逆轉,73勝的賽季在恥辱中結束。但對於杜蘭特的招募,管理層已經計畫了好幾年,準備好了空間,也徵得了Curry的同意。

於是,就有了這次改寫NBA歷史的見面。但在見面之前,湯神先爽了一下。“真的很好玩,”他說,“我喜歡打網球,還從來沒在草場打過,好酷的。”

他到哪里找人對打的?

“我都不記得了,那都是好久之前的事了。”他說。

聯盟獨一家!別說杜蘭特了,這樣的勇士實在是太吸引人了!-Haters-黑特籃球NBA新聞影片圖片分享社區

幾乎兩年了,在這期間,勇士和整個NBA都經歷了太多。杜蘭特在漢普頓斯跟五支球隊見面,掀起了太多波瀾。

勇士是杜蘭特會見的第一支球隊,幾天後,他就答應了簽約。在勇士效力的第一個賽季,他就圓了冠軍夢,如今勇士也是連續第四年打進了總冠軍賽。

人人都知道,他們的會面至今仍在影響著NBA的版圖,但很多人不知道的,是在那幢別墅里究竟發生了什麼,又是什麼,讓杜蘭特決定簽約勇士?

下面就是一段親歷者們的口述歷史:

前奏

杜蘭特邀請了勇士、馬刺、熱火、快艇和塞爾提克五支球隊的代表前來漢普頓斯跟他見面。並且承諾雷霆,會再次跟他們碰面。

因為Myers是第一個帶電話的,所以杜蘭特把勇士安排在第一個。勇士上下都知道他們需要展示什麼重點:把球隊里最強的四個球員帶來,讓杜蘭特自己想像跟他們做隊友是什麼感覺。

Iguodala:顯然,我們四個都要跟他見面,大家也不知道要聊些啥,鮑勃提前跟我們簡要商量了一下。我跟追夢都覺得,說人話就夠了。不用多做什麼準備,大家又不是不明白。

Kirk:我們從不喜歡強迫球員做事,要讓他們有參與感。如果球員不願意,來這種場合也沒意思。

但我們的球員都主動要來。管理層說了去見杜蘭特的計畫,問他們怎麼看,他們都說願意來,想參與。我覺得挺好,大家去了就跟杜蘭特坦誠對話,球員也不用做什麼準備,該說啥就說啥。

Iguodala:我們聽說(杜蘭特)可能加盟之後,就在想該做些什麼。但絕對不是必須如何如何。湯神特別隨意,就說什麼時候動身叫他,我也這麼說。Stephen問需要誰去,一起去?沒問題。我們很快就達成一致了。

Curry、Iguodala、Myers、科爾和Lacob父子在6月30日從灣區直飛紐約,追夢在漢普頓斯跟他們碰面。

Kirk:Andre和Stephen隨我們一起。飛行可是夠漫長的,下飛機的時候我就覺得,這一行人是多麼酷啊,老闆,總經理,主教練,我,球員們,其實不也是一起做點有趣的事?我們都在聊打高爾夫和生活話題,非常自然,沒任何負擔。

Myers:我們的想法就是做好自己就行了。這就跟約會一樣,展示真實的自己很重要。我覺得那次會面最棒的,也是凱文願意加盟的原因,就是他跟我們四位球員的相處。這是他選擇我們的主要原因。

我們大多數人在選擇工作的時候,都非常在意同事。反正他去哪薪水都一樣,當他見到了我們的球員,就發現自己一定能跟他們相處得好,他才願意來。

里奇-克萊曼(杜蘭特經紀人)和杜蘭特在夏天有亞洲行,他們之所以選擇漢普頓斯,是因為克萊曼能跟家人在一起久一點。

克萊曼:我們挑選地點的時候考慮到了亞洲行,我肯定有段時間見不到家人。他就說這麼安排沒問題,他的家人也在東海岸,但基本上,還是為了我。但糟糕的是,整個週末我都沒見到自己的小孩!他們甚至都不知道我在做什麼。

勇士下榻別墅就在杜蘭特附近。

Kirk:別墅是我父親一個朋友的,房間很多,湯神選了主臥因為他最先到,他可真是把這當度假了,估計都不想走。

Myers:他特別胡鬧,真的特別逗。開會之前的晚上他還出去浪,當時我們都說絕對不能遲到,大家都正常作息,結果他就去玩了。他雖然沒遲到,但第二天估計困得夠嗆。湯神就是這樣,大概是我們中最愛享樂的人。

聯盟獨一家!別說杜蘭特了,這樣的勇士實在是太吸引人了!-Haters-黑特籃球NBA新聞影片圖片分享社區

勇士全隊坐一輛小巴去到杜蘭特的地址,他們就是特意讓杜蘭特看到,他們總是一起行動的。

杜蘭特:我知道四位球員要來,但我想一般長途旅行事都特別多,很可能沒辦法一起準時到,我大概能見到鮑勃和史蒂夫他們。但他們一起出現的時候,那場面真的挺酷,我感受到了他們對我的尊重。

他們同乘一輛車,我真覺得好像一家人一樣,自己也想成為其中的一部分,並為之感到興奮。

一個大問題

勇士團隊抵達後,他們開門見山,做了簡短的展示,並回答了杜蘭特、杜蘭特父親普拉特、克萊曼以及顧問團隊的一些問題。

不少媒體報導稱,在這次見面會上,勇士的VR展示內容似乎出了問題。

追夢:我記得Kirk-Lacob一開始想展示一些VR內容,然後大家都覺得,別那麼著急吧?

Kirk:那個影片還是放了,只是一開始沒弄對。我們準備了兩個,凱文看了一個,剩下一個給他父親看了。那個就有點問題,後來我們就沒放了。

反正會面進展很快,里奇提問,凱文父親提問,但最關鍵的,還是凱文自己想問什麼。他分別跟史蒂夫,跟球員們都對了話,我們隊這些傢伙回答問題的方式真是挺特別的。

Stephen是有一說一,追夢很有激情,Andre成熟男人風,說些什麼二十年後你不會後悔的話,湯神很風趣,也實事求是。

追夢:我們球員之間聊了很多,就表明大家希望他來,隊友之間相處時怎樣的,讓他覺得跟我們在一起很舒服。

科爾:我們有做展示計畫,我還專門做了一些進攻戰術的影片剪輯,告訴KD他可以怎樣融入進來,不光是有Barnes的,還有Stephen是怎麼打的,他也可以這麼打。

我覺得他應該很喜歡。他對籃球太上癮,喜歡研究技戰術。但最重要的,還是他跟四位球員的相處。

後來就攤開了聊,談談我們究竟為什麼來這里。里奇好像問了Stephen為什麼想跟凱文做隊友,他已經是球隊老大,願意做犧牲嗎?然後大家就講的很直接了。五個球員還單獨去外面聊,我想那時候他應該就下定決心了。

反倒是老闆Joe Lacob在會面里做了什麼說了什麼,大家都不記得了。那次會面,完全是球員主導的,其他人都是陪襯。

科爾:我也沒說很多,跟鮑勃大概就談了一兩點,都是球員在說。

參與會議的人還回憶道,克萊曼扮演了一個盤問著的角色,提出很多問題,也讓杜蘭特自己問。杜蘭特當然問了。

杜蘭特:我的第一個問題就是,你們前一年才奪冠,那年又打到總冠軍賽第七場,究竟為什麼還來招募我?

他們看我的眼光就好像我瘋了一樣,為什麼不呢?如果我加盟,那將會是一支多麼特別的球隊。我是想成為超級超級特別的一部分,所以一拍即合。大家的想法都跟我一樣,沒有什麼強烈的自我。

那麼,杜蘭特作為前MVP、名人堂成員,又為什麼在輸給勇士沒多久之後選擇加盟他們呢?

聯盟獨一家!別說杜蘭特了,這樣的勇士實在是太吸引人了!-Haters-黑特籃球NBA新聞影片圖片分享社區

杜蘭特:當時我生涯已經走到了,我不知道別人怎麼看我,但我對我自己既有信心,也非常刻苦的階段。我需要證明自己,讓同僚們,球隊,總經理們看到我的能力,我才能得到足夠的自信。

勇士隊過來的時候,我是受寵若驚。他們是最強球隊,也有最頂級的球星,而他們表達了對我的需要,告訴我能做多少貢獻,真的挺酷的。

我看待籃球的眼光一直很純粹,我仍在學習之中,所以他們對我打籃球的能力表達了如此肯定,我非常高興。在做人上,我自信不會讓他們失望,而在籃球層面,他們如此看重我的比賽,希望我加盟,讓我非常高興。

杜蘭特說,在跟勇士四位球員單獨聊天之前,基本就已經被說服了。

杜蘭特:那時候我就已經想加盟了,只是再想單獨聊聊,最後確認一下。等我們真的坐下來對話,我更加肯定了。其實在他們走進來的一刻,我就已經有意了。

杜蘭特還是問了那個所有人都知道他會問的問題,為什麼Curry——一個可能因為他的加盟做出最大犧牲的人,願意跟他做隊友?

克萊曼:我希望他能直接問。當時所有人聊的都很親切,氣氛不尷尬,問出來也是很自然的。

Kirk:我們都知道,最關鍵的問題就在Stephen和凱文之間,Stephen會怎麼回答呢?他一直都是個完全不自我的人,他給出的回答,就是他希望杜蘭特加盟,他希望他們一起打球,也相信兩人都能從中受益。這不是我們安排給他的答案,就是他自己的想法。

Myers:凱文是想聽他的想法,畢竟勇士是他的球隊。但如果你瞭解Stephen,就知道他從來不想爭什麼老大,他進NBA打球不是為了拿MVP,而是為了贏球。可能是受父親影響,他從小就明白,在NBA最重要的就是贏。而湯神也是如此,他的父親也沒少受關注。所以Stephen毫不猶豫就說,“當然願意,只要你能幫助我們,就來吧。”

我知道很多人不願意相信,但這再明顯不過了。某種程度上,(杜蘭特加盟)也是對我們球隊文化的考驗,贏球是最重要的,誰功勞最大並不重要。我總對那些更看重自己名氣、喜歡邀功的行為感到驚訝,也難以理解,反正,Stephen絕不這樣。

Curry:我已經不太記得具體是怎麼說的了,我知道他肯定會問,我心里有數,知道球隊化學反應如何,我也跟他在國家隊做過隊友,知道他一定能融入我們的球隊文化。

又不是要比誰尿的更遠,最終我們都想在強隊效力,想快樂地打球,那這里不就很合適。

但品牌的較量仍然存在,Curry和杜蘭特各自的球鞋贊助商是競爭對手。

Kirk:能聽到Stephen,這位兩屆MVP的冠軍得主說他不介意杜蘭特加盟,而且想和他做隊友,還是非常震撼的。

見面在進行了差不多20分鐘之後,凱文就說,他對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問題。但我真正還記得清楚的,就是關於UA和Nike的,商業代言會不會有衝突?你們是怎麼想的?湯神特別有意思,他說:“那安踏是不是贏家?”

還有人提出進攻出手怎麼分配,湯神又說,反正我是不會變的,只要有空位我就會投。

球員會議

五位球員離開了別墅出去散了半小時步,他們之間的對話,要輕鬆活躍得多。

Curry:在出去之前,感覺氣氛有點怪怪的,因為現場真的有很多人。等到只剩下球員,大家都鬆了口氣。

太正式了嗎?

Curry:可以這麼說。

Iguodala:他問了我們對此怎麼看,我就覺得,還問個啥啊,趕緊過來吧,你愛怎麼打都行!

就這麼簡單,我們建立起的球隊文化,化學反應很不容易,每個人都支持著彼此,瞭解彼此的打法,也都衷心希望彼此能取得成功。這份心,是絕對不會體現在數據單上的。我們也聊了這些話題。

杜蘭特:我希望能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。用自己的努力增加他們的價值。我想證明自己能做好隊友,為球隊做貢獻的同時做好自己。我想知道的是他們的團隊氛圍是怎樣的,日常訓練又如何,誰是嗓門最大的那個。

我想問的問題太多了,因為我想加盟,所以必須要確認很多細節。

Iguodala:20年後當我們回顧這一刻,會發現我們改寫了體育歷史?我們沒想這些。只是覺得,這都是家人啊,我們都能相親相愛,就這麼簡單。我們不在乎誰上電視,誰受關注,只是像家人一樣相處。

追夢:我是愛說話的,Andre也是。但Stephen講話往往很有份量。凱文最想知道的,是Stephen為什麼願意這麼做。我、湯神、Andre說什麼都無所謂,他最在意的,是Stephen的想法。

而(Curry)非常熱情地接納了他,還說,“誰是門面球星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,我只想贏。”就這句話,讓他來了。漢普頓斯五人天團,就是這麼開始的。

球員單獨開會的時候,其他人在做什麼呢?

聯盟獨一家!別說杜蘭特了,這樣的勇士實在是太吸引人了!-Haters-黑特籃球NBA新聞影片圖片分享社區

Myers:啥也沒做。我在跟里奇-克萊曼和凱文父親聊天,就說球員們能自己出去聊真是件好事。

Kirk:我們就坐在房里等待。後來隨意聊了一下,畢竟當時大家還不算太瞭解。鮑勃跟里奇通過幾次電話,也見過面,但我們都從沒有坐下來好好聊過。大家都處得很好,到現在打客場,我也經常很鮑勃、里奇他們一起行動,吃午餐什麼的。

總的來說,杜蘭特跟勇士見面的過程,跟他後來見另外幾支球隊是完全不同的。有些球隊也帶了球員,塞爾提克還請來了NFL巨星湯姆-布羅迪來做說客。那麼,杜蘭特是否覺得勇士是做得最好的呢?

杜蘭特:(塞爾提克)的做法也很酷,但我只專注於籃球。我喜歡湯姆-布羅迪,但我不確定他能幫我贏球。球隊需要我,我很開心,但我只想聽球員和教練的想法,看看他們希望我扮演怎樣的角色。

我最大的擔心,就是能否找到一班好隊友,能否結交到永遠的朋友,我覺得勇士是最合適的。

Myers:跟他的會面完全沒有緊張拘束的感覺,非常自然。我們的球員當然都很真誠,他們絕對不裝,也不人前人後會變臉。我們有信心在他們面前展示出真實的自我,或許他會被打動,如果不被打動,那也沒辦法。

Kirk:球員們都很放鬆,我相信他們的對話是坦誠的,這就是個好兆頭。我還記得在離開的時候,大家一起上了小巴,然後聊了聊感受。他們也都覺得挺不錯,很坦誠,我們都真誠地回答了他的問題。

這也是我們這個團隊的優點,沒人弄虛作假,如果沒這個優點,也不可能取得這麼長久的成功。

追夢:那確實是一場特別的會面,是這一切的開始。顯然,我們永遠不會忘懷。

後來

Myers:當時我沒覺得他一定能答應,才剛開始,不可能兩小時就真的熟了。我也很高興大家沒出糗,沒說什麼不該說的話。我們做什麼影片內容展示其實並不重要,重要的還是人怎麼樣。反正當時我們回程的時候,沒人覺得他肯定能來,大家都說,既然都盡力了,就順其自然了。

科爾:確實完全不知道,我們也不確定接下來他跟別隊的會面將如何進展。

勇士等了兩天時間,隨後,克萊曼和杜蘭特在7月3日致電Myers和Joe Lacob。但沒人知道他將會在什麼時候做決定。

Kirk:他們耍了我們幾次,回想起來挺有意思的。凱文和里奇一度給我父親和鮑勃打電話聊了很長時間。那是在他做決定的前一晚,他一直在說什麼“到時候”怎樣怎樣,搞得我們很興奮,覺得天吶,凱文真的要來。

結果他在電話末尾說:“好了,我會考慮考慮,明天做決定後再告訴你們。”然後就掛了電話。

當時我們坐立不安的,一直在焦急等待。他來不來,我們對自身實力的信心都不會動搖,但只不過,他來了當然更好。

太平洋時間7月4日早上8點38分,杜蘭特在球員論壇網上發表文章,宣佈自己將加盟勇士。在文章發出的10分鐘前,他給Joe Lacob打了電話,告知他的決定。

科爾:我當時在夏威夷,我妻子上了Twitter才知道。那時候是凌晨5點,她醒著,我睡著了。結果她把我叫醒,說,KD來你們隊了!一大早的,在夏威夷度假的我得知這個消息,真夠美妙的。

克萊曼:7月3日晚上,凱文情緒很激動,因為他知道告別雷霆的一切非常困難。他們一家都在俄城深深紮根了,那里有他的慈善事業。

所以,杜蘭特是如何最終拍板轉會的?

克萊曼:不知道,那是他自己想的,誰也不知道他做決定的過程是怎樣的。

對杜蘭特而言,一切早已經在與勇士會面之後注定了,那也是這一切的開始。

杜蘭特:跟雷霆那些已經熟悉了那麼多年的人們分手,才是最難的。但在第一次與勇士見面之後,我就知道自己想去什麼地方了。所以我必須要為自己做出正確的選擇,如果選一條不讓任何人失望的路,自然是留隊續約,但捫心自問,我真的想去勇士。